•  

       每天冲浪,不,准确的说每天和海浪搏斗,迎着风浪从岸边逆流移动到远处,也会挖贝壳,烤蛋糕,看日落,六天后我们不舍的离开st francis bay。

      往前移动四十多公里又停下了,这是个比较大的镇,因为地方大,下高速进镇找住的,比较周折,不接待小孩,没房了,主人不在,客满,功夫不负苦心人,终于觅到一处好房,白色做旧家俱,窗外是满眼绿色,大浴缸,落地窗,无一不是我的最爱,毫无抵抗的住下,在这里和朋友,亲戚会合,过个热闹的大年三十。

     
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自驾,旅行南非必须自驾,南非几乎没有公共交通,特别是在城市之间,如果不够胆量坐黑巴,自驾是最好也是唯一的旅行方式。

      我们在伊丽莎白机场,租车,一个月后在开普敦机场还车,接着租了另一公司的车,离开的时候在机场直接还车上飞机。花园大道不过短短700多公里,如果只是走马观花一天也可以完成。来回走了60天,因为路上的风景很美,而那些小镇更是住下就不想离开。

    开车,上路。

    一路山,一路海,一路美景,一路美食......

    在游客咨询处得到很多资料,有地图,有每个小镇的,也有某些特别运动的,我们的行程全靠这些印刷漂亮的资料。



     

  •   此时2013年4月10日,心境和意识都停留在132天的从北非到南非的旅行,二十天前还在非洲大地流窜,以跳跃却慢游的方式各种“叹”。叹古迹,叹动物,叹大海,叹美食......

      决定出走,扫描好几遍地图,瞄准非洲几乎是必然,海洋,沙漠,草原, 动物天堂,对于在东南亚混了近十年的我们,这些都是致命吸引,而且,而且,签证这个最大障碍,在非洲有机会解决。


       算起来,大约4年没好好旅行了,这四年间带米米,在东南亚,大部分时候是长住,短则一月长则一年多。

       长住消除了游客的身份,也磨灭了游客的新鲜感,就象身边陪伴着美女,每天24小时想看就看,结果是已经忘记此美女。看着院子里松鼠跑来跑去,一院子的漂亮花草,竟然已经不想拍照片了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 清迈,到了该离开说再见的时候。彼时,米米3岁8个月,我猜想她大概可以上路了。

    这趟旅行称为流窜似乎更合适,一张飞往约旦的单程机票就是全部。 离开清迈的那天早晨,朋友看我坐在电脑前,问我:你不会是现在才找攻略吧!是的,没有攻略,甚至多年来习惯用的lp也没带上一本,奔向一无所知。

        就这样上路,三个人,一个大箱,每个人一个小包,托运行李重量不超过30公斤,以至于被机场工作人员再三确认是否只有一件托运行李,东西太少,准备时间太短......。一场旅行,就此开始。